2015年11月23日 星期一

排球教室2週年 -- 簡偉倫老師專訪




排球下一步—排球終身學習計畫
兩週年特訪— 簡偉倫 老師

對排球終身學習計畫的看法?
如果今天我是上班族的話,我會覺得每個禮拜可以來這邊運動、打球、又可以促進自己的技術、各方面的成長、在假日有時候一些比賽,對於喜歡排球來講,會覺得是一個很棒、很好的一個基地也好、一個家庭也好,我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終身學習的計畫。
以前當選手的時候接觸到的是頂尖的技術和環境,現在面對的可能是沒有經過基礎訓練的學員,有沒有什麼衝擊或感想?
接觸現在的學員之後,覺得他們在基礎動作上很可惜,沒有一開始就有正確的觀念和動作去教導他們。那其實我們這裡看遠嘛、是「終身」,會去把基本動作調整好、會希望說讓他標準、讓他們動作固定,不過因為有些不好的動作已經定型了,相對要改比較困難。另外一個覺得不一樣的是想法上的衝突。有時候他們會覺得「練這個是要幹麻?」例如說有時候做比較專業、比較正規一點的練習,他們會比較不習慣,如果不去解釋,他們沒有辦法了解。所以說,要去告訴他們比較遠的想法,不然他們會期待上了一兩堂,技術就應該要達到某個程度,會有失落感。
教導第一、二季後,中間經歷了當兵、帶國家隊等,又回到這裡,在教學上有沒有什麼啟發?有沒有什麼堅持或改變?
在教學上的啟發,我覺得在中華女排那邊,總教練也是從日籍的阪口教練那邊學到一些基本、一些日本的教學技巧。他們比較重視循序漸進、由易到難,非常專注於基本動作。不一樣的是,我們有一點趕鴨子上架的感覺,而日本的動作就是定型,每個人該要做什麼動作都很到位,可能是因為他們從很小的年紀開始動作要怎麼樣就是要怎麼樣。
我覺得這次回來,喜歡排球、加入這個家庭的人也越來越多,這可以激勵到我們各個老師,讓我們對排球的熱情有增無減,會想盡辦法讓每個人都可以成長。因為我們這是「終身學習」,可以把時間拉很遠,讓各方面都可以成長。
有沒有想要嘗試要教什麼樣的學生或開設什麼課?
你覺得如果我自由球員去開攻擊班,就那個...可信度...人家會覺得「恩?你自由球員會教攻擊?」小邱學長去教舉球班,那當然可信度高啊,一樣意思嘛,我們都以自己的專長去開課會比較好。當然我們帶隊的時候什麼都要教,像小邱老師小鄧老師他們在教每樣東西都有自己的一套,但是開專項課程的話總不能叫自由球員去教攻擊或教舉球員吧!我覺得自己能教的就是防守、自由、接發球技巧、防守技巧、觀念,最注重的就是動作和觀念。
對於上滿兩年的學員有什麼話要說?
就回來...發現大家都在耶,有回到家的感覺。可能是緣分吧,我當初離開這邊的時候,覺得一定會回來。現在回來發現,大部分的人都還在,覺得很開心。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們對排球的熱情,不要說是因為我啦,是因為喜歡排球,這種熱情真的很棒。我也希望說,他們是不是也可以去感染其他人。我覺得非常感動,有種回到原點、回到家的感覺。
教課以來有沒有碰過印象深刻或很難回答的問題、比較怕遇到的狀況?
就比如說,下星期要期中對抗賽,學員會問位子、問誰是先發,但是我沒有看期中,我是看期末。到比賽了我希望說每個人都可以下場,因為這也包含一堂課啊,想顧大局,又不希望學生覺得沒有下場,變成很難去取捨。找人來比賽,打三局、我們人數分三隊下去,都各打一局,我覺得會有不一樣的進步。至於排一個先發陣容的話,因為我們不是一個固定的球隊會比較困難,像這種學生跟教師的顧慮的不同,我覺得是這堂課最難取捨的。
(問:那麼在語言上呢?)
有啊,怕遇到洋將啊。就有點...招架不住。但是其實排球,應該說各個運動,是國際語言嘛,規則都是一樣的,其實在溝通上、在技術上是沒什麼問題。其實有國外的學生進來會促成一些不一樣的化學變化。我是覺得還不錯。
(問:請問可以多招一些外國學生嗎?)
是...是....是可以啦,那我要去補習一下。
Share: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訂閱電子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