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1月25日 星期三

排球教室2週年 -- 陳玫玲老師專訪



排球下一步—排球終身學習計畫
兩週年特訪— 陳玫伶 老師
對排球終身學習計畫的看法?
我覺得這是一件很好的事,因為很多人出社會以後、工作之後,很難有機會再重新投入這件事。所以我覺得對於學生離開校園到出社會以後,能夠有這樣的一個活動或計畫讓他們繼續延續在學校的排球生涯,感覺很好。
以前當選手的時候接觸到的是頂尖的技術和環境,現在面對的可能是沒有經過基礎訓練的學員,有沒有什麼衝擊或感想?
在他們身上我也學到很多。以前會覺得,這明明是很簡單的東西,為什麼他們會做不到?可是其實這些對於我們來說很簡單的事情,對於他們來說卻是很困難的事。在他們身上,我自己有學習到、有感受到,要用另外一種方式去看待他們,用另外一種方式去教他們怎麼樣去學會這些技術,而不是高高地去看他們,那樣可能會變成我們不知道要怎麼做、他們也聽不懂要做什麼、或是意思是什麼。我覺得在彼此身上有這樣的學習。
這兩年來在教學上有沒有什麼啟發?從第一季到現在有什麼堅持或改變?
現在的話,在教學上的切入點會不一樣,會發現更多不一樣的東西。不像以前,一個動作就是一直打一直打。現在我的啟發就是,會用變相的、用類似性的東西、類似的動作去讓他們做,進而讓他們理解這個動作是什麼、去學會、去做出來。
第一季到現在共同的一個點是,可能週末班跟平日班的性質不太一樣,像我在上週末班的時候,讓他們練習技術技以外,讓他們從心裡認同這項運動很重要。可能他們覺得一直練很無聊,可是會很喜歡在過程中加入一些分邊競賽等等。透過這樣的方式可以讓他們更有心、更能提高自己的企圖心、想要繼續堅持下去。
對於上滿兩年的學員有什麼話要說?
講坦白,要在10週、一個禮拜一次的練習要學會多少東西、要進步多少是有限的。我想對他們說的話是,很開心他們可以持之以恆這麼久,慢慢的有進步,成效是看得出來的。希望他們可以持之以恆、越打越好。
教課以來有沒有碰過印象深刻或很難回答的問題?
一般來說,在外面教課的時候,主動提問的人其實滿少的,我覺得印象深刻的是,他可能打的不是很好,可是他會很主動的去提問,他提問之後、理解之後、做不做得出來是一回事,但是我覺得,蠻難得遇到這種的,會覺得印象深刻。
(如果遇到國際學生的話呢?)
我的英文程度可能也沒有到很好,可能基本對話可以,但是比較技能上的覺得有點困難,當然也是很希望那樣的人來參加,可能看班上有沒有人英文比較好,或是如果他能聽得懂一點英文中文、甚至用比手畫腳的方式,如果他能理解當然是最好的。語言上的溝通的確是一個問題,因為中文的字英文不一定能直翻。其實很多人說,國際共通語言的其中之一就是肢體語言,如果可以表達的夠清楚他應該是可以互相理解。

Share: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訂閱電子報

follow us on YouTube

Loading...